他表示创业型公司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21 15:13    次浏览   >

河南商报记者梳理发现,ofo于2017年1月18日正式宣布进入郑州,首批投放9000辆共享单车,是郑州市共享单车的先入者。但近几个月来,ofo负面消息频传。网络搜索“ofo”,弹出来的也多是“押金难退”“ofo被爆拖欠”等内容。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河南商报记者从该办公楼物业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小黄车郑州运营中心已经从这里搬走了。据此楼层负责保洁工作的工作人员说,“这里半个月前就已经没有人了,现在房东正在招租。”

河南商报记者随后尝试拨打客服电话进行退款,电话随即直接转为自动语音提示,根据提示,河南商报记者选择余额退款。但电话一直在等待中,并无人接听,持续数秒后就自动挂机。记者尝试多次拨打,则出现“拨打的电话忙”的提示音。

“承诺的退押金15个工作日可以到账,从10月份开始要求退,现在15个工作日早都过了,还没收到钱。”对于这一结果,张女士觉得有些无奈。“电话一直打不通,有时候打了十几次才有自动语音提示。”张女士表示,她先后多次致电ofo小黄车官方客服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没打通。

“刚搬过来没几天。”宋先生介绍说,10月29日,他们从之前的办公地点搬到这里,目前一切都在正常运营中,“那边到期了,才搬了。”他表示创业型公司,办公地点更换都是正常的。目前其新办公地点位于郑州市金水区一小区内。

宋先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ofo作为郑州第一批投入的单车,可能车辆磨损比较多,他们压力也很大,“我们ofo小黄车,现在确实比较困难,希望用户能够支持和理解。”宋先生介绍说,目前郑州的管理人员有27个,并且都是全职,巡检和维修人员共有180人左右,总共200多人。

上述pr王女士也称:“为了提高运营效率,公司从上到下进行了人员优化和调整,目前郑州拥有200多名工作人员,能够满足运营需求。”

河南商报记者选择退款原因后,退押金便完成了。随后弹出的“退押金进度”页面显示:99元的押金预计0~15个工作日原路退回支付账户。

11月21日上午,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市金水路上的盛润国际广场,这里曾是ofo郑州运营中心的地址,如今运营中心玻璃门却紧锁,门上还贴着急租、直租的信息。

运营中心和工作人员不知所终,不少用户急了,押金还没退呢,客服电话也打不通。

而2017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迅速迎来“死亡潮”。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正式停止运营,成为第一个死亡的共享单车品牌。之后,町町单车、酷骑单车等陆续倒下。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进行了退押金操作。在“ofo共享单车”app的“钱包”页面,右上角有一个不太起眼的按钮,点击后便可以看到“押金权益”选项,点击进入后需下滑至底部才能看到退押金按钮。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透过玻璃门的缝隙,河南商报记者看到,屋内已经没有办公设施,“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的海报还贴在墙上,下方则是一个带有ofo标志的小黄车图像。大门左侧的地上还散落着不少小黄车的免费邀请卡,一张印有“厉害了word小黄车”字样的卡片尤为显眼。

河南商报记者以新用户身份注册ofo后,获得了2元的用车券。扫码用车时,软件便弹出了交纳押金的页面,可以选择95元充余额免押或交纳99元押金用车。在交纳了99元押金后,河南商报记者成功开锁了一辆ofo共享单车,骑行一段距离后上锁还车,页面便弹出了2元用车券已支付本次车费的消息。当河南商报记者更换地点再次扫码骑车时,“余额不足无法用车,充值立送100元”的页面便弹了出来。

ofo小黄车是郑州第一个入驻的共享单车品牌,当时是郑州共享单车的代名词,如今和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相比却越来越不受市民青睐。对此,王女士解释说,这些都是市场行为,是用户的自由选择。ofo小黄车也在不断改进,积极提升用户体验。她还透露将尽可能地减少路面上的坏车。一方面,提高区域内运维人员巡检的频次、力度,加大坏车回收入仓的力度;一方面,ofo小黄车正在努力提升硬件的质量,延长单车的使用寿命。

11月21日下午,郑州市民张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今年7月份,她给ofo小黄车交了199元钱押金。但随着各种各样免押金的共享单车出现,张女士想着能够退掉小黄车的押金,改骑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但退款时,进展却出乎她的意料。